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温柔的女子
温柔的女子

温柔的女子

金阳工程机械厂供应处的秦处长领着两个业务员来了,说是到市里办事,顺-
便来看看成浩。这是成浩他们的老客户了,虽然此次前来并未签什么供货合同,
- 但是请他们吃饭那是必须的。-
-
  临近中午,成浩开车拉着他们,就直接奔向了白天鹅大酒店。-

-   成浩一直在琢磨着,如何尽可能地接近白天鹅大厦,进而去了解白天鹅公司,-
了解白志森。他思来想去之后决定,这第一步就是要把办事处今后的客饭及娱乐-
活动,一律安排在白天鹅。这样一来,他不但可以频繁地进出白天鹅,同时,也-
为更多地接触白雪创造了机会,真是一举两得呀。-

-   坐定之后点完菜,成浩就给白雪打了电话:「喂,雪妹子,在班上吗?我在-
你们家酒店请客人吃饭呢。」
- -
  白雪接到成浩的电话,显然有些兴奋:「哦,浩子哥,到我们这儿来吃饭了,
- 怎么着,要我去给你们签单吗?」
- -
  「不用,不用。这不是离你近了嘛,跟你打个招呼。」-
-
  「嗯,好的,那一会儿我过去,给你办一个我们酒店的贵宾金卡,全额打八
- 折。」
- -
  成浩陪着秦处长三人喝着酒,聊着天。看着几位吃得都挺高兴,成浩说:-
「秦处长,你们下午都没什么事吧,吃完饭咱们唱歌去。」-
-
  秦处长假模假式地推辞着:「成老板别再破费了,你这工作也挺忙的,我看-
还是免了吧。」
-
-   成浩咽下一口菜,说:「秦处长客气了不是,什么叫工作忙?陪你们几位吃
- 好、喝好、玩好,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嘛。来,喝酒,喝完酒咱们就玩去。」
- -
  几个人哈哈地笑着。-

-   白雪打来电话,叫成浩去总台。成浩对秦处长说:「你们先慢慢用,我去下-
就来。」
-
-   在楼下的总台,成浩见到了白雪,白雪依旧打扮入时,靓丽无比。两人相视-
笑了一下,白雪就吩咐总台服务员,要她给成浩办一个贵宾金卡。成浩填了一张
- 单子,签上自己的姓名。
- -
  这贵宾金卡,只有常来酒店的大户或者是公司高层的私密好友才能给办理。-

-   办完卡,白雪问:「吃完饭,你要去哪儿呀?」她想成浩了,心里非常希望-
能有机会和成浩单独相处一会儿。-

-   成浩从白雪的眼神里,读到了她心中所想,便笑着说:「我们要去唱歌,就
- 去你们白天鹅歌厅。」-
-
  白雪垂下眼帘,说:「嗯,你们临去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去让歌厅给你优
- 惠。」-
-
  成浩低声说:「好的,雪妹子,一会儿见。」-

-   白雪问了成浩他们的房间号,她让大堂经理给成浩他们加了一个菜。
- -
  吃完饭去结账,成浩出示了贵宾金卡,真是全额打八折。成浩给白雪发了一-
个短信,就领着秦处长三人,来到了白天鹅歌厅。-
-
  白雪已经先到了一步,见成浩他们一行人进来,就和歌厅经理姚曼,一起迎-
了出来。白雪介绍说:「这位是我的朋友,成浩。这位就是歌厅的经理,姚曼。」-

-   姚曼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丰满,一双凤眼,风骚媚气。最为显眼的是,她
- 那两只硕乳,超大,屁股宽圆。形容她丰乳肥臀,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 -
  姚曼一看这成浩竟是如此之帅,她的身体里就像起了某种化学反应一样,立-
时春心浮动。她笑逐颜开地走上前,一边和成浩热情地握手,一边秋波闪闪地打-
量着成浩:「哎哟,成老板,欢迎光临啊!」她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 -
  这姚曼啊,简直就是女人中的雌性,似乎对雄性极为敏感。跟女人说话时很-
正常,一跟男人说话,声调就变了,嗓音变得又娇又甜。遇到魅力四射的成浩,-
声音就几乎发颤了。
-
-   她又压低声音,很近乎地说:「白雪的朋友,没的说。不限时,包房费免了。」
- 她紧握着成浩的手,偷偷地使着暗劲儿,不情愿松开。-

-   -
-
  姚曼叫过来服务生,吩咐他把成浩他们安排在大包房。成浩对姚曼微微一笑-
说:「多谢姚经理照顾。」心想,这姚曼还真是够风骚的呀。-
-
  姚曼满脸陪笑:「成老板不用客气啦,以后常来玩就好啊。」她的眼睛里依
- 然闪着光亮。-
-
  成浩转身又对白雪说:「这里有姚经理照顾,白经理先请回吧。」他向白雪
- 使了一个眼色。
- -
  白雪心中自然领悟,成浩是让她回办公室等他。便说:「那好,你们好好玩,-
我就回去了。」
-
-   服务生领着成浩他们来到一个大包间,他推开房门把灯打开,请他们几个进
- 去。秦处长一坐到沙发上就调侃着:「看见了吧,这人长得帅,到哪儿都受欢迎
- 啊。成老板,那位白经理,是你的什么朋友?真是个大美人啊!我们几个刚才可-
都看傻了,哈哈!」-

-   「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你们先坐,我去安排酒水。」成浩转身出去了。 -

-   成浩招呼来服务生,要他安排三位小姐到包房。然后,他来到歌厅超市,买
- 了酒水及一些小吃。-
-
  等他再回到包房,看见三位小姐已经各就各位地坐到了三个男人的怀里,便
- 将吃的喝的放下,走过去对秦处长说:「秦处长,你们几位玩好,我去和朋友聊
- 聊,就不陪着了,完事我还回来。」-
-
  秦处长挥挥手,笑着说:「你忙你的,去吧。」
- -
  成浩知道,有小姐陪着,他在不在的都无所谓了。-
-
  白雪回到办公室,沏了一壶茶,在静静地等待着成浩。她现在放不下成浩了,-
心里总是期盼着能与他见面。长这么大,还没有哪个男人让她如此的动情,她清
- 楚,自己已经真真切切地爱上成浩了。-

-   「当当当」传来了敲门声,白雪知道是成浩来了。虽然她有心里准备,但是
- 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白雪的心房还是「砰砰」地激跳了几下,这完全是发自心-
底的、自然产生的瞬间激动,无法控制。
-
-   白雪站起身来把门打开,难掩羞涩地将成浩让进屋里。
-
-   看着白雪那俊美红润的脸庞,成浩轻叫一声:「雪妹子。」就伸手抓住了白
- 雪的双肩。-

-   本来还想矜持一下的白雪,身子一软,便不由自主地倒在了成浩的怀里。两
- 人紧紧地相拥着,都陷入了无比的兴奋之中。
- -
  可是,当成浩去亲吻白雪的时候,刚碰到她的香唇,白雪却扭头一躲,她推-
开成浩,皱着眉头说:「酒气太大。」
-
-   成浩笑笑,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白雪给成浩倒了一杯茶,看成浩喝了几口,
- 她又掏出一块口香糖,剥开后就直接塞到了成浩的嘴里。-

-   成浩忽然想起了歌厅经理姚曼,他一边咀嚼着口香糖一边问白雪:「那个姚
- 曼,是什么人物啊?怎么见到男人就发浪呢?」
-
-   白雪把嘴一撇说:「她呀,不想说她,以后再告诉你吧。」
-
-   成浩嚼完了口香糖,吐掉,又喝了几口茶。他握着白雪的手说:「雪妹子,
- 我都想你了。」
- -
  白雪一想,她有好多天都没见着成浩了,便故意「哼」了一声说:「别哄我-
了,天天搂着你老婆,哪有空儿想我呀,我才不信。」
-
-   成浩拉过白雪,抱在怀中,说:「你还不至于吃美媛的醋吧。」-
-
  白雪没说话,她温顺地卧在成浩的怀里,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她只想静静地
- 感受一下成浩的体温,感受一下成浩那宽厚的胸膛,和他那有力的臂膀。
- -
  成浩看着可人的白雪,忍不住低头去她的项间,嗅着她的体味。一股女人香
- 气,充满鼻中。他又兴奋地把头向下移动,用鼻子和嘴,拱弄着白雪那柔软而又-
富有弹性的乳房。
-
-
- -
  白雪横卧在成浩的怀里,体味着成浩的爱弄。渐渐地,她的情欲被撩拨起来,-
紧搂着成浩喘息着说:「浩子哥,吻我。」
-
-   成浩努起嘴,在她的红唇上轻轻地贴了两下说:「不嫌我有酒味儿了?」-
-
  白雪没有回答他,而是用手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就把香唇送了上来。成浩立
- 刻张开大嘴,摇唇鼓舌,吻得白雪满面红霞,痴痴醉醉。
- -
  一番情意绵绵的温存之后,白雪娇声声地问道:「浩子哥,你一会儿还要走-
吗?」
- -
  成浩点了一下头:「嗯,等那几位客户唱完歌,我得下楼去结账,再把他们
- 送走。」
- -
  「然后呢?」白雪含情脉脉地盯着成浩。-

-   「然后……,然后我再给你打电话吧,好吗?」
- -
  「那好吧,你快点把他们打发走啊。」白雪又将她的香舌,探进了成浩的嘴-
里……
- -
  看时间差不多了,成浩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白雪的办公室,又回到了歌厅。-
-
  推门一看,昏暗的灯光下,秦处长他们一个个的搂着小姐,调情的调情,贴-
舞的贴舞,气氛很暧昧。成浩早已司空见惯了,向他们举手示意了一下,就自己-
倒了一杯茶,坐在了沙发上。-

-   秦处长停下来,让小姐去关了音响,对那两位说:「时间不早了,咱们也该
- 回了。」
-
-   成浩陪着笑脸说:「着什么急啊,好好玩吧,然后咱们晚上接着喝。」-

-   「别别别,可不能再喝了。」秦处长摆摆手,又对两位下属说:「准备撤了。」-

-   成浩看他们真的要走,就从包里点出三百元钱,付给了三位小姐。小姐们笑-
呵呵地把他们送到了电梯口,向他们摆着手说:「哥,再见。」-
-
  出了白天鹅大楼,成浩叫过来一辆出租,秦处长他们上车走了。-
-
  成浩掏出电话,打给了白雪:「雪妹子,我把客人送走了。嗯,我在你们大-
楼外面,剩下的时间嘛,就听你安排了。」-
-
  「好的,那你不用上来了,就在下面等我。」白雪挂断了电话。-
-
  过了一会儿,白雪笑吟吟地下来了,对成浩说:「开你的车吧,我来开。」-
-
  成浩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白雪上来,启动了车子。
-
-   「咱们去哪儿啊?」成浩看着白雪问道。-
-
  「送你回家呀。」白雪面无表情地回答着。-

-   「哦……」成浩感到十分地扫兴。-
-
  「怎么,你喝了酒,我送你回家,你好像还不领情啊?」白雪看了成浩一眼。-

-   「领情,领情,谢谢啦!」成浩怅然若失地靠在了座位上,他不再言语,闭
- 目养神,以示不满。
-
-   白雪开着车子,看到成浩的那副模样,心里暗暗发笑。也就十几分钟,三拐
- 两拐的,她停住车说:「哎,到家了,下车吧。」
- -
  成浩懒洋洋地睁开眼睛,一看,不对呀,他疑惑地问道:「这是哪儿啊?你
- 认识我家吗?」
- -
  白雪忍俊不禁道:「我不认识你家,还不认识我自己的家吗?」-

-   成浩这才恍然大悟,他兴奋地欠起身,捧住白雪的脸,使劲儿地亲了几下。
- -
  两人笑呵呵地下了车,成浩四处张望着。这是一个高档住宅小区,小区内整-
洁干净,景致优雅。成浩随白雪乘电梯上到十楼,白雪打开房门,莞尔一笑:-
「浩子哥,请进吧。」 -

-   成浩终于踏进了白雪的闺房。
- -

-
-   白雪不愿意跟她老爸白志森住在一起,虽然那是一座独门独院的别墅,白志-
森就为她单独购置了住房。这是一套两室的房子,装修豪华,设施高档。厅很宽-
敞,而且明亮。卫生间和厨房也很大,两个卧室相对小一点。-

-   白雪领着成浩看了一圈,成浩是赞不绝口。-

-   闺房就是闺房,成浩自打一进屋,就感觉到房间里充满着女人气息,弥漫着-
浓浓的女人味道,这种氛围,很容易让男人产生雄性的冲动。-

-   白雪看成浩的样子似乎有些拘谨,其实成浩那是有些冲动。她笑着说:「浩
- 子哥,你怎么有点紧张啊,既然来了,就不用客气,随便坐吧。」
-
-   她从冰箱里拿出两听饮料,递给成浩一个,说:「看看电视吧。」-

-   见成浩摇头,她问道:「那你想做点什么?」-

-   成浩打开饮料,喝了两口,然后看着白雪说:「我只想抱你,亲你。」
- -
  「我就知道你,是个大馋猫。」白雪过来搂住成浩,双目含羞地说:「浩子-
哥,今天我让你亲个够。」-

-   成浩当然理解白雪这句话的含义,他心中一热,那胯下之物便硬挺起来。两
- 人搂在一起亲吻着,白雪被成浩那胯下之物顶得呼吸越来越粗重了。-

-   成浩感觉到了白雪的情绪变化,他低声道:「说我是馋猫,那你馋吗?」-
-
  白雪此时早已忘了矜持,真情流露地说:「浩子哥,我也馋。」-
-
  「那怎么办?」成浩紧紧地搂着她。
- -
  白雪趴在成浩的耳边说:「浩子哥,我要去冲澡。」
- -
  成浩心中一喜,亲了白雪几口就松开了。看着白雪脱了外服,进了卫生间,-
他的心中无限的得意。想着即将到来的激动人心时刻,成浩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
- 在空中有力地挥动了一下。
- -
  当洗浴后的白雪,穿着睡衣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坐在沙发上喝着饮料的成浩,
- 被惊得心头猛然一震!-
-
  由于热气的熏蒸,白雪那红润的脸庞,散发出明耀的光彩。一双秀目,闪烁
- 着迷人的风情。薄薄的浅色睡衣,隐隐约约地显露出,她那凹凸有致的玉体轮廓。-
香唇微启,美腿半露,浅笑含羞,丰韵无边。-
-
  成浩冲动地从沙发上弹起,过去就要拥抱他的雪妹子。白雪却用双手推住,
- 娇媚地瞪了他一眼:「还不快去洗洗。」-

-   成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脱了衣服就钻进了卫生间。他正兴奋地冲洗着,门-
外传来了白雪的声音:「浩子哥,睡衣给你放到门口了,出来时穿上吧。」-
-
  「哎,好嘞。你这儿还有男士睡衣呀?」
- -
  「是专门为你买的,就知道你早晚要来。」
- -
  成浩心想,看来我这雪妹子都有准备呀。他洗完澡,擦干了身子,慢慢地拉-
开门,果然看到在门口的一张小凳上,放着一件崭新的睡衣。成浩穿上一试,刚-
好合身,心里挺美,就走出了卫生间。-

-   出来一看,厅里没人,显得静悄悄的。他推开白雪卧室的房门,只见白雪穿
- 着那件薄薄的睡衣,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却盖着一块手帕。
-
-   成浩走过去,轻轻地揭开手帕,白雪睁开美丽的眼睛,早已是两颊绯红。-
-
  看着娇羞的雪妹子,成浩喜爱得不行,他俯下身去吻她,白雪叫了一声:
- 「浩子哥!」就紧紧地把他搂住了,两个人便在床上滚作了一团……-

-  
-
-   成浩和白雪,在宽大舒适的双人床上滚在一起,热烈地缠绵着。缠绵中,成
- 浩脱去了白雪的睡衣,伸嘴叼住了白雪的乳头,温柔地吸吮起来。白雪双手抱着-
成浩的头,兴奋地叫着:「浩子哥,浩子哥!」-
-
  成浩的那话儿早已坚硬,感觉火候儿到了,他脱掉睡衣,扑向了亢奋中的白
- 雪,只见他腰身一挺,便长驱直入了。
- -
  这白雪一旦动了春情,那身子便绵软得似无骨一般,成浩伏在她的身上,感
- 觉好极了!他激情涨满,自然就开足了马力。-
-
  只几个回合,白雪便开始呻吟起来。继续再战,白雪已是浪叫不止。她扭动
- 着身躯,迎合着成浩。成浩鼓足干劲,一阵排山倒海般的攻势,弄得那白雪,一-
身香汗透,满面红霞飞。-

-   她时而屏息,时而喘叫,微闭双眼,紧皱眉头——她美丽的面容,已经有些
- 扭曲了。
- -
  也许,当高潮来临的时候,女人再漂亮的脸庞,也会因变形而显得丑陋不堪。
- 可是,在这节骨眼儿上,谁又顾得了那些呢?-

-   快感在不断地堆积着,扩散着,充满着。白雪那柔软的身子,开始变得僵硬,
- 挺直。随着下体局部肌肉的突然痉挛,她的整个身体都跟着抽搐起来了……-
-
  白雪的意识已经模糊,不知到自己身在何处。就好像有一股气浪,把她高高-
地托起,忽上忽下,飘在半空。她想飘得更高,她想向上突破,她想攀升那更高
- 的境界。似乎就差一点点,似乎触手可及,她竭尽全力,要向上突破……
- -
  成浩那强劲有力的最后冲刺,终于把她送上了峰巅,送上了最高境界。啊,-
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了,周遭一片的寂静……-

-   白雪彻底地松弛下来,她累了,她很累很累。她喘息着,筋疲力尽,就好像-
躺在舒软的云朵上,缓缓在降落,她享受着慢慢的退潮。-

-   成浩酣畅淋漓地在白雪的身上宣泄了他的激情,他长出一口气,无力地瘫倒-
在了白雪的身旁。-

-   两个人一丝不挂地在床上静静的躺着,似睡非睡。很久,成浩侧回身,轻轻
- 地搂过白雪,白雪那软软的身子,紧紧地贴合着他。
- -
  过了一会儿,白雪抬起脸看着成浩,娇羞地说:「浩子哥,刚才我像是成仙
- 了,在天堂里躺了一会儿。那种感觉,太美妙了,太舒服了。」-
-
  成浩笑眯眯地吻了吻她,却坐起身来,仔细地观看她那诱人的酮体。
-
-   白雪人如其名,浑身雪白。中间部位的那朵黑玫瑰,黑亮黑亮的,就更加显-
眼了,那里蕴藏着巨大的吸引力。她的乳房,圆润高耸,两个乳头像紫葡萄粒儿-
似的,嵌在了乳晕上。她的肌肤,细腻光滑,散发着阵阵香气,令人陶醉。 白雪微笑着躺在那里,让成浩尽情地欣赏。-
-
  看着眼前的尤物,成浩忽然又冲动起来,他搂过白雪,一阵狂吻。然后,握-
住她的双乳,低声说:「我还要。」-
-
  白雪摇着头说:「不要,浩子哥,我已经累得不行了。」
-
-   白雪嘴上说「不要」,其实在她内心深处,还是有着对刚才那种感觉的些许
- 渴望。因此,她半推半就地,又让成浩上了身子。-

-   又是一阵颠鸾倒凤……
-
-   白雪有些支撑不住了,她叫着:「浩子哥,我不行了,你饶了我吧,饶了我-
吧!」
-
-   成浩一个凌厉的加速,完成了他最后的猛烈冲击。
- -
  白雪「啊啊」大叫两声,身体剧烈地抖动着,她屏住呼吸,拼尽全身最后的-
一股气力,终于又一次成功登顶!-

-   潮水退去了,风平浪静。
- -
  白雪的体力已经透支,她几乎虚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