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理国穿越奇遇
大理国穿越奇遇

大理国穿越奇遇

首先,这个世界的国家格局,中原的皇朝国号大宋,建都汴梁开封,皇族姓
- 赵,皇帝名叫赵元羽,年号政和,如今是政和十八年,如今大宋朝中权力最大的
- 除了皇帝,就是赵元羽的弟弟,诚王赵明诚,以及大将军和大学士。
-   其中,皇帝赵元羽和诚王赵明诚按照林文的记忆,就是自己前世没事儿的时
- 候看看网络小说《极品家丁》里的那两个,
-   至于大将军和大学士则是赵元羽手上两大文武大臣,分别是李泰和徐渭,都-
是当初帮助赵元羽登基的大功臣,而李泰更是朝中第一武将,抗衡外敌数十年,
- 可以说是朝中威望最高的人之一。
-   而至于除大宋之外的其他国家,势力最大的就是北方的契丹人,他们占据了-
燕云十六州,控弦六十万,国号大辽。-
  另外,在周围的诸国,还有西夏、大理、吐蕃等其势力和前世的北宋十分相-
似。
-   而至于武林嘛,武功的等级分为,四流,三流,二流,一流,超一流,绝顶,
- 宗师,先天,每个等级分为前中后三个境界。
-   再说说正派武林,如今江湖上最大的势力是玉德仙坊,也就是极品家丁那个,
- 不过他们并不干涉武林中的事情。-
  其次就是江湖正派,以少林、以及丐帮领导,少林的掌门为玄慈,丐帮帮主
- 为萧峰。
-   ……
-  大理无量山,无崖子和李秋水的旧居里,此时,一个衣着华丽,十七八岁的
- 英俊少年在李秋水和无崖子离开的数十年后,来到了这里。-
  「哈哈哈哈……终于让我找到这个地方了,嘿嘿,我要学会最厉害的武功,-
泡尽一切美女!」这少年进到这里之后,立刻嘿嘿淫笑大喊。-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如今大宋朝诚王的亲生儿子赵康宁,被册封为端王,
- 今年十八岁,而他正是穿越过来的林文!
-   林文附身的人便是赵康宁,当林文穿越成赵康宁之后,首先知道了这个世界
- 的局势,第二知道了赵康宁还未娶王妃(在这个世界比较正常,比如杨康十八岁-
也没娶王妃)。
-   另外还附带有了几个外挂,第一,他拥有了不老不死之身,不会因为原因死-
去,他也可以让任何人拥有这样的长生之躯;其次,他的筋脉变得比这个世界上-
任何人都要厉害了,一门武功,他修炼一天,等于别人修炼一百天也练不到的功-
力!第三,自己拥有治疗能力,能够治好一切内伤,外伤和中毒,疾病。-
  穿越过来之后的林文知道这个世界的皇帝跟自己那个便宜老爹诚王的恩怨,-
所以他必须令自己强大起来,以此来对付那个阳萎皇帝!-
  于是赵康宁立刻决定,先到无量山寻找无崖子和李秋水的住处,拿到北冥神
- 功的秘笈再说,于是他跟自己的便宜老爹诚王说要出外游玩儿,赵康宁是诚王唯
- 一的儿子,自然无有不允,还很大方地赠送了赵康宁一大笔钱做路费,还赠送他
- 十名大内侍卫作为保镖。
-   于是,赵康宁就赶紧带着他的人来到了大理,花了两天时间,期间还动用自-
己大宋王爷的身份跟无量剑派的人沟通了一下,才好不容易找到了在这里找到了-
他要找的地方。他让大内侍卫在外面等着,自己进来了。
-   此时,赵康宁怀着激动的心情,缓缓朝前走去。-
  走向光亮之处,忽见一只大虾在窗外游过。这一下心下大奇,再走上几步,-
又见一条花纹斑斓的鲤鱼在窗外悠然而过。细看那窗时,原来是镶在石壁上的一-
块大水晶,约有铜盆大小,光亮便从水晶中透入。-
  双眼贴着水晶向外瞧去,只见碧绿水流不住晃动,鱼虾水族来回游动,极目
- 所至,竟无尽处,原来处身之地竟在水底,当年建造石室之人花了偌大的心力,
- 将外面的水光引了进来,这块大水晶更是极难得的宝物。-
  回过身来,只见室中放着一只石桌,桌前有凳,桌上竖着一面铜镜,镜旁放-
着些梳子钗钏之属,看来竟是闺阁所居。-
  铜镜上生满了铜绿,桌上也是尘土寸积,不知已有多少年无人来此。
-   赵康宁心道:「许多年之前,李秋水在此幽居,她为了无崖子如此伤心,竟
- 远离人间,退隐于斯!」
-   出了一会神,再看那石室时,只见壁上东一块、西一块的镶满了铜镜,随便-
一数,便已有三十余面,忽见东首一面斜置的铜镜反映光亮,照向西南隅,石壁
- 上似有一道缝,他忙抢将过去,使力推那石壁,果然是一道门,缓缓移开,露出
- 一个洞来。向洞内望去,见有一道石级。-
  赵康宁拍手大叫,顺着石级走下。石级向下十余级后,面前隐隐约约的似有-
一门,伸手推门,眼前陡然一亮,失声惊呼:「啊哟!」-
  眼前一个宫装美女,手持长剑,剑尖对准了他胸膛。他定睛看时,见这女子
- 虽是仪态万方,却似并非活人,大着胆子再行细看,才瞧出乃是一座白玉雕成的-
玉像。
-   这玉像与生人一般大小,身上一件淡黄色绸衫微微颤动;更奇的是一对眸子-
莹然有光,神采飞扬。玉像脸上白玉的纹理中隐隐透出晕红之色,更与常人肌肤
- 无异。-
  赵康宁大喜过望,当下四周打量,国见玉像前有两个蒲团,似是供人跪拜之
- 用,后面是个较大蒲团,玉像足前另有一较小蒲团,想是让人磕头用的。-
  赵康宁走过去一看,拿起小蒲团一看,只见玉像双脚的鞋子内侧似乎绣得有-
字。凝目看去,认出右足鞋上绣的是「磕首千遍,供我驱策」八字,左足鞋上绣-
的是「遵行我命,百死无悔」八个字。-
  赵康宁自然知道,这里面一定有武功秘籍,于是伸手一扯,将小蒲团扯开,
- 往破裂处去掏摸,触手柔滑,里面是个绸包。
-   这绸包一尺来长,白绸上写着几行细字:「汝既磕首千遍,自当供我驱策,
- 终身无悔。此卷为我逍遥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三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若-
稍有懈惰,余将蹙眉痛心矣。神功既成,可至琅嬛福地遍阅诸般曲籍,天下各门-
派武功家数尽集于斯,亦即尽为汝用。勉之勉之。学成下山,为余杀尽逍遥派弟-
子,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
-   赵康宁大喜过望,展将开来,第一行写着「北冥神功」。字迹娟秀而有力,
- 便与绸包外所书的笔致相同。其后写道:「《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
- 北有冥海者,天池也。-
  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
- 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 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
- 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是故内力为本,招数为末。以下诸-
图,务须用心修习。
-   赵康宁嘿嘿一笑,展开卷帛,但见帛卷上赫然出现一个横卧的裸女画像,全-
身一丝不挂,面貌竟与石像竟然仍然是一般无异。
-   本来若是这个时代的人见到这样的画像,一定会口干舌燥,欲火暴涨,但是
- 赵康宁可是来自21世纪的人,看过的比这厉害的不知道有多少,当下也不在意,-
但见画中裸女嫣然微笑,眉梢眼角,唇边颊上,尽是妖媚,神情大异于雕像。-
  赵康宁看那裸女身子之时,只见有一条绿色细线起自左肩,横至颈下,斜行
- 而至右乳。-
  画中的女子皮肤白皙而又细腻,玉乳高挺而又圆润,只见绿线通至腋下,延
- 至右臂,经手腕到右手大拇指,分别经过「云门」、「中府」、「天府」、「侠-
白」、「尺泽」、「孔最」、「列缺」、「经渠」、「大渊」、「鱼际」等处穴-
位,至拇指的「少商」而止。-
  另一条绿线却是至颈口向下延伸,经肚腹不住向下,至离肚脐数分处而止。
-   当下赵康宁将帛卷全部展开,见下面的字写的是:「北冥神功系引世人之内
- 力而为我有。北冥大水,非由自生。语云:百川汇海,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
- 汪洋巨浸,端在积聚。此『手太阴肺经』为北冥神功之第一课。」下面写的是这
- 门功夫的详细练法。-
  最后写道:「世人练功,皆自云门而至少商,我逍遥派则反其道而行之,自
- 少商而至云门,拇指与人相接,彼之内力即入我身,贮于云门等诸穴。然敌之内-
力若胜于我,则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凶险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窥要
- 道,惟能消敌内力,不能引而为我用,犹日取千金而复弃之于地,暴殄珍物,殊
- 可哂也。」-
 本门中掌门,向来武功强者执掌。当年丁春秋这逆徒想夺掌门之位,突然发-
难把我打入深谷,为师险些丧命。幸得你大师兄机灵,往深谷下求得为师,又涉-
山涉水,求取诸般灵药,维持我性命至今。-
  你大师兄与丁春秋争斗,被丁春秋一掌击中,吐血数斗,落荒而逃,幸亏其-
精通诸般杂学,自保有余。又以派中秘笈引诱丁春秋发下毒誓,装聋作哑,隐居-
于此,服侍为师。
-   你大师兄资质出众,只可惜分心旁鹜,去学琴棋书画等等玩物丧志之事,上-
乘武功却是不能修练。这些年来,我只盼觅得一个聪明而专心的徒儿,将我毕生-
武学都传授于他,派他去诛灭丁春秋。可是机缘难逢,聪明的本性不好,保不定
- 重蹈养虎贻患的覆辙;性格好的却又悟性不足。-
  眼看我大限即到,已无时日传授武功,因此收你作关门弟子,传你内功。-
  你如今已有了我的内力,在我身下的地板里面,有一个暗格,是我将我所习-
逍遥派的一些修炼内力、外门功夫的方法写下来的秘笈,只要依法修习,你资质-
大佳,修习本门武功,定会一日千里。待功成出道之日,杀死丁春秋,为师父报-
仇。「
-   此言一出,赵康宁惊喜不已,有了那些秘笈,自己成为绝顶高手,那还不是-
此种爱的是潜力股?-
  无崖子说完,从指上脱下一枚宝石指环,交给赵康宁,道:「如今为师将逍
- 遥派掌门传授于你,你一定要发扬光大,让逍遥派雄霸武林。逍遥派门下,你有-
三名师姑,希望机缘巧合,能够给你助力。」
-   无崖子说完,让赵康宁盘坐,双手一挥,双袖搭上赵康宁肩头,然后头脚倒
- 立,两人天灵相接。赵康宁只觉顶门上百会穴中有细细一缕热气冲入脑来,只觉
- 脑海中愈来愈热,霎时间头昏脑胀,脑壳如要炸将开来一般,热气一路向下流去,
- 过未几时,赵康宁忍耐不住,昏晕过去。
-   昏迷中赵康宁只觉一会如腾云驾雾,上天遨游;一会身上冰凉,似乎潜入了-
碧海深处,与群鱼嬉戏。热气逐渐停顿,赵康宁也渐渐清醒。睁开眼睛,却见无
- 崖子满身满脸大汗淋漓,盘坐在对面,本来洁白俊美的脸上,突然出现条条深深
- 皱纹,原本光亮乌黑的头发胡须,此时也变成雪白。
-   赵康宁明白刚才是无崖子逆运北冥神功,已将毕生修为都输入自己体内,再
- 次向无崖子行下大礼。无崖子眯着双眼,有气没力的笑着说道:「你福泽深厚,
- 远过我的期望,你向这板壁空拍一掌试试!」
-   赵康宁依言虚击一掌,只听得喀喇喇一声响,好好一堵板壁登时垮了半边,
- 不觉被自己手掌威力惊得呆了。-
  无崖子说:「你尚不曾修炼本门掌法,此时威力尚不能发挥十分之一。你体-
内已积蓄为师七十余年神功,学习本门武功,必会事半功倍,一日千里。本门内-
功深身,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于无穷,是为逍遥。此为本门内功精要,-
也是为师数十年心得。」
-   赵康宁见无崖子此时虚弱不堪,欲走向前去扶住师父,轻轻迈步,不料浑身
- 飘然,一步跨出数米,反转到无崖子身后。轻轻一跃,竟然跃过房梁,眼看将到
- 房顶,无崖子声音传来:「行走跳跃,出乎自然之心,凡事顺其自然,自可逍遥
- 世间。」
-   赵康宁闻言,收起惊奇之心,心念转起,气息自然随着旋转,似乎突破捅破-
了一层窗户纸,轻功立时掌握。无崖子见赵康宁聪明异常,不由心中欣慰,哈哈-
几声大笑,声音越来越轻,身子向前一冲,砰的一声,额头撞在地下,就此不动
- 了。
-   赵康宁忙上前扶起,一探他鼻息,已然气绝。赵康宁轻轻叹息一声,觉得心
- 中烦闷,忍不住仰天长啸,声震数里,把赵康宁自己也吓了一跳。-
  苏星河在谷中闻得禁地啸声,却不是师父声音,以为有外敌侵入,忙不迭的
- 赶了过来。赵康宁见苏星河来到,不由将诸事向苏星河简单讲述一遍。苏星河知-
道师父大限已到,但恩师突然故去,也不由有些悲伤。
-   师兄弟两人忙活一场,也未寻人帮忙,将师父葬于禁地后侧空地。两人在师-
父墓前打算今后行止,赵康宁道:「师父亡去,我神功未成,师兄还是要继续装-
聋作哑,别给丁春秋借口。待我在谷中将神功练成,这才去杀丁春秋!」-
  苏星河道:「如此甚好,师弟,我那八徒那是武林中的函谷八友,因担心丁-
春秋杀死八人,我将其八人逐出门去,以免为我所累。今日既然师父已托付师弟-
重任,我将其八人重收进门,不知师弟意下如何?」-
  赵康宁抹了抹眼泪,说道:「好的!就按师兄的意思办吧!」心中却想,那-
函谷八友中似乎有个美女,自己可以有机会泡一泡,哈哈哈哈……
-           -
  于是,赵康宁和他的侍卫们就在这谷中住了下来。-
  诚王给赵康宁配备的侍卫个个武功均在二流中期的水平,而且这些人并非诚
- 王的嫡系护卫,而是王府宫中级别比较低的侍卫,武功不错,但是却不怎么有权
- 力的那种。-
  如今他们跟着赵康宁,赵康宁不但出手大方,经常赏钱给他们,这让他们感
- 激涕零,真心把赵康宁当成主子了。-
  在这谷中住下之后,赵康宁每日只是修炼无崖子留下的秘笈上的功夫,无崖-
子本身便是先天中期的高手,如今赵康宁得他传授内功,除下自身体质消耗之外,
- 剩下的也让他本身也达到了宗师后期的境界。
-   而且无崖子的内力不光是他自己修炼了七十余年的内功,还包括他用北冥神-
功吸取的几十名正邪高手的内力融合在一起的功夫,当真是浑厚无比,此时赵康
- 宁将之尽数掌控之后,修习起武功来自然是更加快捷。-
  这一日,函谷八友终于回到了谷中。-
  苏星河多年来未曾现江湖,因此籍籍无名,他这八位弟子在江湖上闯荡多年,
- 却是大大的有名。-
  函谷八友除了跟苏星河学得一身武艺,每人各学了一门杂学。老大康广陵,
- 一曲瑶琴,天下闻名;老二范百龄,棋力更胜其师,天下难有对手;老三苟读,-
性好读书,诸子百家,无所不窥;老四吴领军,雅擅丹青,山水人物,翎毛花卉,
- 并皆精巧;老五薛慕华,专攻医术,名重武林,人送绰号「阎王敌」;老六冯阿
- 三,精于土木工艺之学,为天下巧匠;老七石清露,美艳闻名于世,精于莳花,
- 天下的奇花异卉,一经她手,无不欣欣向荣;老八李傀儡,一生沉迷扮演戏文。-
  八友虽给逐出师门,却不忘师父教诲的恩德,合称函谷八友,以纪念当年师-
父函谷授艺之恩。八人闻师父召唤,未几日齐聚函谷。-
  苏星河见八人齐聚,命八人皆到禁地,指着赵康宁对八人说道:「此次是你
- 等祖师的关门弟子,也是本派新任掌门。」-
  康广陵等八人齐道:「参见掌门师叔。」-
  苏星河又对赵康宁说:「掌门师弟,他们师兄弟八人,当年被我逐出门墙,-
也不是他们犯了什么过失,而是怕丁老贼加害他们,又不忍将他们八人刺聋耳朵、-
割断舌头,这才出此下策。今日我收回成命,叫他们重入师门。如今禀明掌门师
- 弟,重新行过大礼,使他们成为本门正式弟子,因此要掌门师弟许诺。」
-   赵康宁道:「师兄既然同意他们重列门墙,我自然没有意见。」说着,赵康
- 宁看了那石清露一眼,但见那石清露三十余岁年纪,做妇人装扮,身材窈窕,风
- 姿绰约,是个十分漂亮的美女,他本是好色之心,心中登时为之一酥。
-   函谷八友中一听,尽皆大喜,一齐过来向掌门师叔叩谢,然后摆好香炉,重-
新行拜师大礼,然后又行重入门派仪式。-
  仪式完毕,苏星河道:「如今掌门人未练成武艺,尚不敢公开露面,广陵你
- 们八人便留此谷中,和我们一起为掌门护法便是!」-
  「弟子遵命!」函谷八友一起叩头。-
  赵康宁让他们免礼之后,眼睛一直没离开过那美妇人石清露,此时行礼完毕,-
便问那妇人石清露道:「看石师侄的打扮乃作妇人状,不知道夫婿是谁?」-
  石清露听了这话,低下头不语,但是眼眶却红润了。康广陵道:「回掌门师
- 叔,石师妹的夫婿早在多年前便给丁春秋那恶贼害死了!」
-   赵康宁心中大喜过望,脸上却显出悲愤之色,道:「好个丁老怪,居然如此
- 可恶!师侄请放心,师叔定为你报仇!」
-   「多谢师叔!」石清露对着赵康宁又是轻轻一揖,她此时穿着的是一件微微
- 露出乳沟的仕女服,这一弯腰,那一抹饱满的白皙乳沟便更是一览无遗,令赵康-
宁心里火热不已。
-   赵康宁深吸了口气,然后道:「好了,你们且都下去吧!石师侄,你且留下-
来,师叔我想听听看你是如何被那丁老怪杀了丈夫,你说出来,师叔为你做主!」-
  「是,掌门师叔!」石清露不敢违抗。-
  待所有人出去之后,赵康宁将门关上,石清露自丈夫死了以后,从未与任何-
男人单独共处一室,此时见这年轻英俊的掌门师叔连门都关了,一时之间不禁有
- 些不知所措。-
  赵康宁看着石清露,只见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似有无限风情,晶
- 莹雪白,玉润可人的俏脸白里透红,娇嫩的樱桃小口显得鲜嫩欲滴,肌肤雪白细
- 嫩,似乎吹弹得破,凹凸有致的身材罩在淡绿色衣衫中,再加上胸前那微微低胸
- 的衣衫露出的白沟儿,搭配起来真是完美无瑕,并且石清露还是丧了夫的俏寡妇,
- 就更令赵康宁感到心痒难熬。
-   赵康宁深吸了一口气,坐在了旁边的床上,道:「师侄,你且过来,坐在师
- 叔身边……」
-   「师叔……这……这……这如何得是……」石清露羞涩不已,她是个守寡的
- 妇人,如何又能坐在一个年轻男子身边?-
  「师叔,弟子就站着跟您说吧!」石清露退后两步道,赵康宁却是嘿嘿一笑,
- 一下子站起身来,竟然一下子抱住了石清露的身子。-
  石清露大惊失色,道:「师叔,你这是干什么?!」-
  赵康宁温玉在怀,立时迷醉不已。他用手一下子抱紧了石清露,道:「石师-
侄,我知道你曾经成过亲,可现在你丈夫不是都死了吗?我且来安慰安慰师侄女
- 儿,有何不可?你现在可是逍遥派的弟子,苏星河师兄又待你有授业之恩,你若
- 不从我,那便是违反了逍遥派的门规!」-
  石清露听了这话,立刻呆住了,赵康宁却也不客气,抱住这迷人小娘,大手
- 一下子就伸进了她的衣领里,抓住那饱满的少妇玉乳就是捏玩儿。-
  石清露又羞又气,她自丈夫死后,一直恪守妇节,可现在却被这师叔侵犯,
- 她想要挣扎呼救,却又想起赵康宁乃逍遥派掌门,若是自己呼救招来了苏星河,-
虽然自己可能得以幸免,却让赵康宁从此恨上了苏星河,自己岂不是害了师父?
- 所以竟不敢呼救。
-   「求求师叔放过弟子吧,弟子是您的师侄啊……」
-   石清露苦苦哀求,赵康宁却是一下子抓住她的衣衫,撕扯几下,就把石清露-
的上衣撕开,立刻一对饱满的乳房弹了出来。-
  赵康宁淫笑着抓住一只抚摸起来,笑道:「不坏,不坏,师侄的奶子真大,-
我真羡慕你的前夫,能得到你这样的美女的第一次……」-
  说到这里,赵康宁弯腰用嘴叼住石清露的另一颗玉乳,一边摸一边吮吸。-
  这石清露哪里经历过这些事情?她原来的丈夫本是一厉害的花匠,只因和石
- 清露志同道合,都是养花的人,二人有了共同语言,这才能走在一起,而那花匠
- 在床上委实无甚情趣,每次做爱就是抽插几下便即完事儿,所以石清露一直以为-
男女欢爱就那么回事儿,而现在却被赵康宁捏住那敏感部位又亲又吮,石清露羞
- 愧欲滴,不知所措。
-   那乳房实乃是女子身上敏感之地,俗话说「上乳下蒂,耳垂玉颈」,女子的-
乳房,阴蒂,耳垂,脖颈均是最为敏感之地。
-   而现在石清露的乳房却被赵康宁玩弄,石清露但觉浑身骚热,力气竟然慢慢-
被抽空,她是三十余岁的杏花少妇,三十如狼四十虎,古代社会的三十妇人更是
- 因为恪守贞操得不到满足,比之现代妇人,更加如饥似渴。
-   「啊……啊啊……啊……师叔……不要……啊啊……啊……」石清露终于忍
- 耐不住,嘴里被迫发出了喘息声。-
  赵康宁哈哈一笑,道:「师侄叫的真好听,可是太久没被男人滋润,所以难
- 过了吧?来来来,让师叔疼你……」-
  赵康宁说着,大手伸到了石清露的裤子上,一撕扯之下,石清露的裤子立刻
- 撕裂开来,她的下身登时就剩下了个四角裤衩。-
  石清露羞愧不已,眼泪忍不住流下来,可是她现在却也不敢抵抗,她虽然爱
- 她的丈夫,可她更希望回归逍遥派,她要为逍遥派尽忠,而赵康宁身为逍遥派掌-
门,自己若不从他,他在将自己逐出门派,那可如何是好?-
  一时之间,石清露再也不敢挣扎,只是嘴里不住叫着「不要、不要」。
-   赵康宁淫笑着抚摸了两下石清露的大腿,然后看着几乎全裸的石清露,但见
- 丰乳坚挺,肌肤白里透红,大腿修长,屁股包裹在四角裤中又圆又翘,赵康宁于-
是在不客气,将石清露一下子拽到了床上。
-   石清露躺在床上,却看见赵康宁在脱衣服,她知道赵康宁要干什么,吓得直
- 往床里缩,哀求道:「求求你了,掌门师叔,放过我吧……真的不行……不行…-
…」-
  赵康宁听石清露这么一说,笑道:「如何不行?你如果不从我,我就逐你出-
逍遥派,你如果为了保贞操而愿意离开逍遥派,我也不勉强你!」
-   「这……不要……我不要!」石清露最怕的就是再次被逐出门派,赶紧摇头
- 拒绝。-
  赵康宁嘿嘿笑着脱光了衣服,待那根粗长的巨物露出来之后,石清露立刻吓
- 傻了。-
  但见赵康宁的巨物粗长足足有六寸之大,宛如婴儿手臂般粗,狰狞地对着石-
清露,猩红的龟头微微颤动,看的石清露心惊肉跳,她做梦也没想到,男人的阴-
茎居然还能这么粗大!-
  赵康宁哈哈一笑,一下子钻进了床中,压在了石清露的身上,伸手抓住石清-
露的四角裤一扯,便将那裤子撕开。-
  但见石清露下身裸露出来的黑森林,毛不算多,粉嫩的少妇阴户上还隐隐有
- 些水迹,石清露感觉到内裤被撕开,羞愧地摆动着自己的丰满玉腿。
-   赵康宁哈哈大笑,道:「师侄的身子当真是白白嫩嫩,且让师叔我好生品味-
一番……」-
  赵康宁说话之间,用自己的右大腿将石清露的娇媚白腿顶开,那粗硬的话儿
- 一下子凑到了石清露的阴户口。
-   石清露感到淫穴口被大龟头顶住,吓得浑身发抖,叫道:「师叔,不要……
-你放过我吧……」-
  赵康宁伸手扶住阳物,在她的阴户口上磨了几下,发现上面出水了,湿漉漉-
的正有助于润滑,他笑道:「师侄下面都湿了,却还说不要?不要口是心非,今-
日且让你尝尝爷们儿的手段!」
-   说着赵康宁在也管不得许多,阳具用力一顶,一下子插进了石清露的阴户里。-
  石清露立刻感觉身子一震,她「啊」地惊叫一声,眼泪默默流下:「对不起,
- 相公,我的身子被别的男人玷污了……」她悲剧地想着。-
  赵康宁发现石清露的阴户是那样的狭窄,自己的阳具只插进去个龟头,就被
- 卡住,赵康宁心道这女子看来缺少大阳物的滋润,当下也不多想,一手捏玩儿着
- 石清露的丰乳,一边挺动屁股,把阳具往里狠狠推入。-
  那阳具每进入石清露身体一分,石清露就感到心痛欲死。-
  赵康宁终于成功将阳物顶入石清露的嫩穴深处,赵康宁感到她的小穴绝对的-
很紧很热,夹住赵康宁的肉棒,那叫一个舒爽。
-   赵康宁前世也玩儿过不少美女,在这方面有经验,他压在石清露的身躯上,
- 伸手抓住她的丰乳,下身就开始猛干起来。
-   石清露现在已经完全失身给了赵康宁,她的下身肉缝给赵康宁的铁棍塞得满-
满的,她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一般,现在只能无力地任由赵康宁蹂躏,心中却想任-
你干,我却不能叫出声儿来。-
  可这男女之道最难的就是忍耐,石清露纵然心里不愿意服输,可赵康宁强大
- 地在她身上抽送,刚开始还不咋地,可是几十下之后,石清露就感到一股从未有
- 过的舒爽感觉传遍了自己的身子,那是她丈夫不能给她的快感,赵康宁粗硬的家-
伙填满了她的阴户,强烈的摩擦所产生的快感,却又如何遏制得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石清露极力想忍耐住叫声,可却终究-
无法,在赵康宁强大的性能力中,她终于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赵康宁见这妇人终于服软,心中大喜,他直起身子,将石清露的美腿弄成一-
个「M 」字型,自己伸手按住她的大腿,悬空起了身子,由上而下往里一阵大干,-
干的石清露小穴里淫水直流,她本人也是立刻欲仙欲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么舒服……男女欢爱竟然有如此感觉……」石清-
露想着这些,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嘴里叫的也越来越淫荡。
-   经过赵康宁卖力地开垦,现在的石清露已经能基本习惯这种猛烈地冲击,而-
且由于快感的增加,让本来很抗拒的石清露渐渐放松下来,她的臀部竟然不由自
- 主地轻轻摩擦,配合着赵康宁的冲击。-
  「好舒服……啊……师侄的那小穴当真是紧窄多汁,还不停地收缩,快活死
- 师叔了……」-
  赵康宁哈哈大笑,下身却不住抽插,那阳物狰狞粗大,在那紧窄的穴里不住-
驰骋,越干越猛,把个石清露操的是浑身颤抖,淫水直流,淫叫连连,不一时刻-
就高潮连连。
-   赵康宁可是个凶猛的汉子,把石清露操了一次高潮还不算,待见她泄身之后,-
赵康宁更是兴奋,阳具竟然毫不知怜惜的又是一阵狂干,石清露浑身无力,却又-
被那粗硬的鸡巴搞得快感又起。-
  赵康宁足足操了石清露一个多时辰,搞得石清露连续丢了四次。-
  「啊……啊……师叔……我不行了……你放过我吧……啊……」石清露到最-
后苦苦哀求,她真的快不成了。-
  赵康宁干了这么久,也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在激烈地耸动着,赵康宁终-
于完全得偿所愿,在这美妇人身躯里发泄出来。
-   石清露被赵康宁在体内射精,被弄得竟然当场晕了过去。-
  赵康宁喘息了几声,从石清露的阴户里把那根大阳具抽出来,看着石清露下
- 身被自己搞的淫水喷流,一片狼藉,赵康宁嘿嘿笑了出来,然后赐予了石清露长
- 生不老之身。
-   石清露这个时候也醒了过来,待见到赤身裸体的赵康宁,立刻满脸晕红。
-   「师叔……你且……且让弟子日后如何是好?」石清露默默垂泪,悲哀无比。
-   赵康宁嬉笑着搂抱住了石清露,柔声道:「好清露,师叔是真心对你好的,
- 你是师叔的心尖儿宝贝,反正你丈夫也已经死了,咱们这个时代寡妇再嫁,实属-
平常,我们在一起绝对没有什么顾忌的……」-
  「……」石清露默然不语,她也知道其实自己就是跟赵康宁在一起也没有什
- 么关系,这个时代其实三从四德并不流行,只因石清露和前夫感情甚深,这才心
- 里难受。
-   「我是逍遥派掌门,而你是逍遥派门人,咱们在一起正是合适,你并没有有
- 什么心理负担的!」赵康宁安慰石清露道,「答应我,顺从我,我会一辈子对你
- 好的!你若不听掌门之言,岂非是对不起逍遥派?!」
-   石清露听了这话,身躯一颤,接着长叹一声,摇头道:「罢了罢了,师叔,
- 反正都已经如此了,师侄听了你便是……只是希望师叔日后……莫嫌弃清露是残
- 花败柳之身便是……」
-   「不嫌弃,不嫌弃!」赵康宁大喜过望,抱住石清露道,「我岂会嫌弃清露-
你?你长得这么好看,我爱你还来不及呢……」说着,赵康宁又给石清露讲了一
- 大堆的甜言蜜语,直把石清露说的破涕为笑,这才罢了。-
  却说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赵康宁在谷中苦练武功,他内力深厚,这两个月里,
- 他将无崖子留下的小无相功、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白虹掌力、凌波微步等
- 相继练熟,而小无相功本身无崖子已经修炼好了,此时修炼也是更加顺利。-
  这一日,赵康宁打算离开这里出外闯荡,而此时赵康宁内外皆修,功力实以
- 到达了江湖先天高手境界,自然不希望再有人跟着保护,于是将侍卫等人先行打-
发回了开封自己的端王府,而石清露也跟着去开封端王府。-
  至于苏星河和其他七人,赵康宁让他们留在这里,至于他们会不会被丁春秋
- 杀死,其实赵康宁也并不如何在意,毕竟赵康宁虽然对这些人有好感,可他们不-
是女人,也不是美女,赵康宁懒得理会他们的死活。-
  而石清露知道了赵康宁居然是大宋朝的王爷,也很吃惊,不过逍遥派弟子并
- 不在乎身份,所以石清露也就坦然接受了。-
  ……
-  这两个月里,赵康宁对石清露非常照顾,就把小无相功传给了石清露,石清-
露被赵康宁睡了之后,不光长生不老,而且修炼武功的资质也跟提升了。一时之
- 间,石清露的武功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这一日,赵康宁打算离开这里出外闯荡,而此时赵康宁内外皆修,功力实以-
到达了江湖先天高手初期境界,自然不怕江湖中人追杀,于是将侍卫等人先行打
- 发回了开封自己的端王府,而石清露则是留在这里守山。-
  至于苏星河和其他七人,赵康宁让他们离开这里,自己下山找地方住,至于
- 他们会不会被丁春秋杀死,其实赵康宁也并不如何在意,毕竟赵康宁虽然对这些-
人有好感,可他们不是女人,也不是美女,赵康宁懒得理会他们的死活。
-   而石清露知道了赵康宁居然是大宋朝的王爷,也很吃惊,不过逍遥派弟子并
- 不在乎身份,所以石清露也就坦然接受了。